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下Y凌辱
下Y凌辱
早就想凌辱我的女友小莉,可惜她太保守,比如说,夏天仍穿牛仔裤,包得严严的,而不穿裙子;比如说,不敢穿性感的衣服等等。于是我被迫与网友--迷姦高手博雅一块策划如何去凌辱她。


  博雅说有个好药,并且曾在他的妹妹小娟身上试过几次,这个药小娟吃了以后意识模糊、眼前出现幻觉,你告诉小娟自己是谁她就会当你是谁,说在公园小娟就以为自己在公园。但不睡觉,属于亢奋状态,当然性也亢奋,只要不是她反感的人,一挑逗她就会就範,药效要六个小时才能过去。


  但是苦于没有地方,因为在公众的地方,不敢这样下药凌辱。我的要求是:安全第一,宁愿不凌也要安全。凑巧今年四月份,博雅的朋友开了间KTV,说有地方,安全,于是我就开始找机会,看如何才能去郑州找博雅。


  小莉是在郑州上的中专,正好,本週六小莉的同宿舍的同学结婚,由于她和小莉关係不错,所以她给小莉发了请柬。小莉本来说不想去了,不过我一看是郑州,就鼓动她一定要去,说她现在生活过得这幺好,应该向她的同学翩翩的,她也有那幺一点点的小虚荣心。所以在週五,我叫她都请了一天假,準备提前一天去郑州,于是在週五我们开着我给她新购的宝马往郑州驶去了。


  好车就是爽,在高速上一路超车,到郑州后,我们找间宾馆住下。当然这间宾馆是我和博雅早就定好的啦!我开的是大床房,由于开车比较累,我们俩在周五晚上早早睡觉。


  週五晚上,我拿着新开业的KTV的免费赠送的券,说第二天晚上到附近的一个KTV吧去唱歌吧,反正是三个小时免费的。当然,这是我和博雅和他的朋友协商的。她说好。


  週六,参加婚礼,中午我喝了一点酒,她因为开车,滴酒未沾。见到了她的同宿舍的好几个同学,她很开心。但是婚礼上新娘子太忙了,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各位朋友包括她,不过她和同学们聊得也很开心,说到嫁给我,一脸幸福模样。


  但是她说,只有她和我人太少,她非叫上了她的宿舍的舍友小君、小晔和小琳,由于小君的男友小王也来了,因此我们一行共四女二男到了KTV。


  由于计划有变,我感觉无法行动了,于是我给博雅说了,博雅说没事,并要我想办法给她在酒中下药。他说他在我们隔壁的KTV再要个包间,并说按他的计划来。


  晚上因为她得喝酒,于是我们没有开车,把车停在宾馆,打车去的KTV。我们到时,她的朋友们都已经到了。她仍是想不喝的,但是她的舍友们不可能再放过她了。因为中午时开车滴酒未沾,她的舍友们说不醉不归:「怕什幺,反正还有护花使者呢!」其实她们不知道,我其实是想凌辱她,我是推花使者。


  我们约了晚上20点到的KTV,在KTV里,她和朋友玩得真是开心,她和她的朋友们歌声都很好,极少喝酒的她也喝了好几杯啤酒,说头有点晕,脸也红扑扑的了。唱到22点左右,中间有个女孩说去楼下有迪厅,要去看看,于是大家呼应,我说因为有包,我就留在包间里看包吧!于是她们四女一男去楼下迪厅了。


  小莉的杯中还有三分一杯酒,于是趁这会儿无人,我快速地将粉状的迷药往小莉的杯子里倒进去,并摇晃尽量使之均匀。然后,我怕有味道,还专门用舌头舔了一下酒,感觉没什幺味道。


  大约四十分钟后,她们都回来了,小莉说是想着我一个人在这里,怕我不开心,于是说要上来陪我,于是她们全回来了。小莉说:「楼下的迪厅是慢摇吧,好多好多人挤着呢!」于是我举起酒杯,由于蹦迪,小莉可能比较渴,于是也举起杯,端起她喝剩的半杯啤酒喝完了。


  我心跳得很快,她终于喝下了下有迷药的酒,但是我也不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幺,因此我紧张的每过一分钟看一眼她。她好像没什幺感觉,乖乖地坐在我旁边,继续听舍友唱歌。


  过了五分钟,我看到她用手揉自己的头,我问她怎幺了,她说她喝醉了,有点头晕,看东西模糊,想吐。我对她说:「要不我们先回去?」她说好。


  我们告别,但是她的舍友们不让我们走,最后又逼着她分别和每人各喝了一杯酒,共喝了四杯。大家看她真的是摇摇晃晃的样子,就说:「那今天就玩到这儿吧,下次有机会再聚。」于是大家也準备撤。


  我们几人一块往外走,在走到快电梯处的时候,我说:「我有个东西忘了在包间了,既然电梯来了,你们先走吧,我和她再走,反正大家也不是顺路。」于是我扶着她往回走,她说她可能是真的喝多了,感觉头晕,看东西模糊。


  我扶着她,按照计划走到了刚才我们的包间(原计划是如果她们不走,我就带她去一间空的包间内呢!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说:「看,你喝多了,你先在这个包间等一下,我帮你去拿水。」于是扶她坐在沙发上,我走出包间。


  走出后,我并没有去买矿泉水,而是去找博雅。博雅就在我们隔壁的包间,我到他的包间一看,吓我一跳,我原以为就两个人呢,一看竟然是七个人!


  我把博雅叫出来,说:「我下药离现在已经二十五分钟了,她的意识行不行啊?」博雅说:「十分钟后她就没有意识了。」但是为了怕她还有零星意识,第二天怀疑到我的头上,于是我就不进去了。


  博雅进了我们的包间,引导她换衣服,于是趁此机会,我也去洗手间,因为我也喝了不少啤酒。


  等我从厕所结束,又专门多呆了十五分钟左右时,终于等到博雅给我发的短信了,并说OK了,于是我去我们的KTV包间。从包间门的小窗往里一看,没有人,博雅和她已经不在屋内了。门后面有一个包,我打开一看,竟然是她的衣服,包括衬衣、牛仔裤、内裤、胸罩。我就知道,肯定成功换上了衣服。


  这个步骤我和博雅在两个月前就约定好了,就是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引导她换衣服,比如对她说她喝多了,吐了,需要换下衣服等等。博雅在自己的女友小娟身上试过多次,此药极灵,且第二天大脑无记忆。


  衣服换成功后,博雅领她去了隔壁的房间,即博雅的那个包间。博雅对朋友们说,这是他的朋友(我)在外面交的新女朋友,正好也在这个KTV唱歌,现在我的老婆过来了,需要她到这屋里呆一会儿。


  于是我过去博雅的包间,眼睛一亮,发现小莉正坐在博雅身边呢,博雅搂着她。她穿着睡裙,但是不透的,因为怕万一。这个衣服是博雅在网上买的吊带睡裙,但裙角比较短,刚刚能遮住屁股。


  我进去后,博雅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们。我说老婆忘记带钥匙了,她是过来取钥匙的,现在已经走了。博雅邀请我和小莉在这屋玩,我说:「好啊,那就大家一块玩吧!」并指着她说:「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比较开放,这会儿又喝多了。」这是我和博雅协商的游戏之一。


  于是他们让我唱歌,我唱了一首《饿狼传说》。唱完后,坐回来,发现原来她是坐在最边上,博雅是从边上数第二人,但现在,博雅是坐在最边上了,她是在博雅和另一男人之间,博雅的左胳膊搂着她的肩,另一男人的右胳膊搂着她的腰。可能是见我朝那看,另一男人的胳膊又缩回去了。


  我去到她的面前,装作对她说话,在看她,发现她的眼睛半睁半闭,意识不清,不过我问她话,她还知道回答,只是回答的是什幺就听不清楚了。


  我对刚才搂她腰的男士说:「我的马子漂亮吧?你也可以摸摸。」因为她穿的是睡裙,又没有戴胸罩,胸尖略凸,于是我揪了一下她的胸尖,她「啊」的叫了一声,手来挡,但是没有一点劲。我把她的手拿开,掌心捂到她的胸上了。


  我又对博雅说:「你也可以。」博雅对我笑笑,抱她坐到他的腿上,双手从她的后面环着她,先是捂着她的双胸,她的手略微挣扎,但是无力气,就任博雅抱着了。


  过了一会儿,我竟然发现,发现……博雅的左手并不是捂,而是手掌直接从吊带中伸进去了,相信肯定摸着胸了;而右手,是在摸着她的光滑的大腿。


  博雅摸了有三分钟左右吧,然后让她坐到博雅旁边男士的大腿上,背对着男士,并对那个男士说:「艳遇最多三分钟喔!然后就得传递给下一位男士了。」在这里,博雅称为A,他旁边的,我分别以B、C、D、E、F、G来代替吧!此时B正在如同博雅抚摸的方法一样,也在从她的身后抱着她,一手摸她的胸,一手摸她的大腿。


  三分钟后,再传到C。C比较狠,C的手不是从吊带处往下摸胸,而是把她的睡裙掀起来,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从睡裙的裙角下面伸进双手摸她的胸和小腹。


  再过三分钟,传到D了,她的胳膊和手仍想挣扎,但是她的挣扎基本无效,因为力气太小了。D也是如同C一样的摸法。


  三分钟后,传到E了,但才狠呢,E不是让她背对着坐在他的腿上,而是让小莉面对着她,把小莉的腿分开坐在他的腿上,并紧紧地抱着。双手仍是从裙角往上摸小莉的光滑的背部,并使劲按,使小莉的胸部与他的胸部紧贴。


  同时,E想办法用嘴唇弄开小莉的嘴唇,并想法把舌头伸进去,但小莉不配合,扭着头,不让她亲着,不过扭得很慢,基本无力。于是他把双腿从裙子中抽出来,用双手捂着小莉的脸,固定着她的头,硬是亲嘴,并成功舌吻了。


  这可过了五分钟了,然后到F。F同E一样,也是面对面紧紧地贴着,,让小莉分开腿坐在他的大腿上。他也舌吻了小莉,同时一直在亲小莉的耳朵,我知道耳朵是她的敏感地带,他这一亲,她肯定湿了。


  最后是G,G直接站起来,面对着小莉摸遍了小莉的全身。


  游戏一轮过来,进阶,玩第二个游戏。


  不唱歌了,放了蹦迪的音乐,随着《眉飞色舞》、《不如跳舞》的播放,我们八个大男人围着小莉跳舞,小莉被我们围在中间,也在跟着音乐摇,不过摇得比较缓。我们下身都涨得鼓鼓的,用自己的下身隔着衣服去蹭她的屁股。


  这个很快就结束了,然后,玩第三个游戏,就是仍然跳舞蹦迪,但是把她的睡裙脱掉。


  我对她说衣服髒了,要换衣服,随着音乐,我轻轻地从她的身后抓住她的睡裙,慢慢向上掀,她还略配合我,手略举起来。终于把睡裙脱掉了,她的两个乳房不大,不过乳头挺挺的很诱人。内裤竟然是博雅买的透明内裤,我用手一摸,阴道口湿湿的。


  于是我们每人上去,分别吸了乳房。同时我们八个人由于人高马大,挡着门口,这样就算外人从门口的玻璃处往里看也看不到她。我们吸得她尖叫连连,幸亏音乐声音比较大,盖过了。


  然后,我们给她穿上吊带睡裙,继续进阶,準备玩第四个游戏。


  第四个游戏比较猛,就是这样打扮带她去楼下的迪厅喔!并将会留她自己一个人在人群中,当然我们的人在外边看着保护她。


  小莉这身火辣的打扮,我们在往楼下走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目光。迪厅里果然人超多,于是我们带着小莉往人群中挤,边往里挤边扭动。由于人太多,于是我和博雅带小莉进人群中,其他人在周边看着。


  慢慢地挤到快中间了,博雅与小莉基本上是面贴面、胸罩胸地在跳舞、在扭动,但小莉的手总是想推博雅,估计是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我一看,我从小莉的身后抓住她两只手,并朝前顶她,这样她的胸更挺了,与博雅胸一直在摩擦,旁边的好几个人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我们。


  跳了一会儿,我和博雅準备撤,慢慢我们撤回,一看小莉仍在人群中跟着音乐扭动,不过我们一撤,小莉周围立刻挤满了人了。


  我们走远后,发现小莉在人群中跟那个中年男人面对面扭动着身体,她白色的吊带睡衣在舞池里格外显眼,就像条美女蛇扭动腰肢。估计那个中年男人有点受不了诱惑了,开始试着用手去扶小莉的小蛮腰。我怕有人看到我或博雅,他们不好发挥,于是我就和博雅去厕所。


  来到厕所一看,哇塞!居然连个空闲的地方都没有,只好站在厕所门口等。博雅告诉我,这个药吃了以后意识模糊、眼前出现幻觉,你告诉她自己是谁她就会当你是谁,说在公园她就以为自己在公园,但不睡觉,属于亢奋状态,当然性也亢奋,只要不是她反感的人,一挑逗她就会就範,全清醒至少要到第二天中午了。我心想这样挺好,今天整个晚上的事她都不会记得。


  我和博雅进厕所后,发现最里边有个是残疾人专用的,博雅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然后我们準备执行。


  我和他出了厕所,发现小莉的周围已经挤满了人,小莉身后有人抱着她的腰在扭动,身上还有好多手在摸……博雅慢慢朝舞池里边挤过去,而我则按照计划走出去。


  你要问,出去干嘛?当然是买保险套啊!由于我们没有準备,博雅让我买三盒,他想办法把小莉带到男洗手间残疾人蹲位的马桶上。这就是我们的计划啊!


  我以最快的速度出了KTV,在斜对面的一家大药店买了三盒,就这样一来一回,已经二十分钟又过去了。


  待我再回到舞池时,小莉已经不在舞池中间了,发现舞池里的人也相对少了些,于是我去男洗手间。


  到后我进不去,发现人满为患,里边不少人,门口也有不少人。我花了好几分钟才挤进去,一看,博雅已经按照计划执行了。


  小莉是乖乖地按照博雅刚才跟我说的,面对着墙,手扶着残疾人专用洗手间的支架,弯着腰,头低着,头髮垂下,看着很听话的样子。


  小莉的双腿站着,但腰部以上的上身与双腿成将近90度的直角变着,双手扶着残疾人专用洗手间的支架,睡裙已经被掀到腰上,往下搭着,因为弯着腰,所以相信她的胸部会显得比较大,但是我看不到,因为有几只手在她的胸部把画面全挡着了,而博雅双手托着她的屁股,站在她的屁股后面,和她「叭叭叭」。我一看,乖乖,竟然是不戴套套,从后面进入的。


  博雅见我来了,对我说:「幸亏你来得早,要不我就要射进去了。」同时说他的朋友也在这里边,主要是以防有人用手机录像什幺的,安全,要我放心。


  然后博雅对大家说:「别着急,每人都有份,一个一个来。」我听到后,抬眼一看,这幺拥挤的洗手间,竟然站了有二十多人!


  博雅说:「我射了就不爽了,因为要是射了,我就没兴趣了。」男人就是这样,性趣来时,能把龙干了,但一旦射了,又极疲惫,就不想了。


  于是博雅拔了出来,但随着博雅拔出阴茎,立刻有个大胖子要过来佔博雅的位置。博雅说:「如果想做的,一个一个来,每人五分钟,必须戴套。」并让我在旁边发套。我在发套的时候,也在看那人的阴茎。他是个胖子,不过阴茎倒是一般大小,长度约十一厘米(只是估计)。


  于是那胖子把裤子褪到膝盖,戴上套套,双手扶着小莉的胯边,将龟头对着阴道,猛地一顶就要进入。结果竟然没有进入,原来小莉的阴唇又合上了,成了一字型,他打偏了。这时旁边的几个人人哄地笑了一下。


  于是他左手扶着小莉的胯,右手食指和中指掰开阴唇,暴露出阴道口后,再用手扶着龟头对着阴道口,仍然猛地一顶。我听到小莉「啊」地叫了一声,我发现他的阴茎已经全根而入。


  他快速地抽插,边抽插边说:「真他妈紧,小屄长得真好!」不到五分钟,他就射进套套中了。


  然后,又换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四个人。


  在第四个人做的过程中,我就发现小莉在躲,随着她身后的男人冲刺,她在朝前面躲,似乎是不想插那幺深。


  等第四个人射精之后拔出,我发现他的的阴茎竟然有将近十六厘米!


  然后,第五个人、第六个人、第……


  我发现有的人在阴茎进入之后是在里边磨擦,上地下动,有时小莉轻声地呻吟着,可能是舒服吧!而有的人在阴茎进入之后是大开大合,每次抽插,阴茎均完全拔出阴道,再大幅度地插抽,每次猛地进入时,小莉都「啊」的一声,可能是有些痛吧!


  在第十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小莉的腿往下一坠,站不住了,要往下滑。可能是她受不了了,因为她已经被轮姦一个小时左右了,但套套才发了十一个。


  我抬头一看,厕所里还是满的,更挤了。厕所中的人已经将近三十个了,做完的人也不走,也想用手摸下乳。我把手往小莉的上身伸去,也想摸下乳,结果乳没摸到,摸到了好几只手。


  我看她已经站不住了,就说:「这样不行,得换下地方。」于是博雅安排了一个人坐在马桶上,并扶着小莉,把她放在那人腿上,这样小莉的双腿在那人左边,她的膝盖跪在地上,腰放在那人的双腿上,胸部在那人右边,头往下垂着,头髮也往下垂着,挡住了面容。但这样小屄太低,于是他又把小莉的全身往右挪了下,让小腹贴在那人双腿上。


  这时,下一个人已经把鞋脱了,双腿跪在自己的鞋上,在小莉的屁股后面分开她的小屄,继续干开了。左边是继续有人在干,右边也有好几个人,他们用手摸小莉的腰、胸,还有脸,甚至有人把小莉的嘴抠开,让手指插进她的嘴中。


  两个小时过去了,套套已经发了两盒了,还有最后一盒。我看小莉已经昏过去了,于是问博雅:「行不?」他说:「没问题,女人下身的容纳力很强的,更何况一人只干五分钟。」于是,我继续发套套。一盒套套十个,她今晚要承受三十个人啊!


  轮姦在继续,小莉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了,也不呻吟了,也不「啊」了。


  ……


  三十个套套终于发完了,轮姦了共三个半小时左右。我原以为小莉的下身会张开比较大,有个洞,但是发现更紧了,但是阴唇肿了,阴道口也肿了,阴道口更紧了,都是红红的,估计是干得太多,有点肿了。


  虽然有人还想干,不过已经无套套了,于是我们收拾了下,由博雅带着我和小莉,还有他的六个同好,开车回宾馆去。


  进宾馆时,小莉仍是不能走路,腿是软的,一扶她起来,她就立刻瘫到地上去,于是仍然背着她进了电梯和室内。


  到室内后,我、博雅和另外博雅的六个朋友给小莉擦拭了全身,做了清洁,甚至连肛门也被一个人的中指伸进去了。他们说他们在迪厅里只干了一次,希望继续干,内射。也难得有这幺多人轮姦,于是我们又继续游戏,因为药效还能再支持几个小时。


  于是小莉的两个乳头被两个人同时吸吮起来了,我今晚还没干她呢,于是她躺在床上,全身赤裸,双腿分开,我跪在她的小屄面前,双手分开小屄,扶着龟头,正想进入她体内时,发现竟然很难进去,是因为阴道口肿起来了,被干得太多,红肿得很。


  我发现进不去,又用唾液湿润了龟头,想进去,但是仍然不行,太紧太涩。于是我用水性润滑液涂在我的中指上,往小莉的下身插,发现可以进入,阴道比我给她开苞时还紧。


  我用中指抽插了几次,又把润滑液涂在我的龟头上,对準阴道口,使劲,终于进去了,好紧好紧。干了十几分钟后我内射了,为啥这幺快?因为后面还有七个人等着呢!


  另一个人又进入了,一进去他就说:「好紧啊!比处女还紧。」他是博雅的朋友,也是凌辱下药的同好,开苞过近十个处女。


  操了小莉有十分钟左右,他内射了,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和她「叭叭叭」,终于,我、六个同好和博雅均内射了。我们也很疲惫,发现她被轮姦的时间,即阴道含着阴茎的总时间五个小时左右。


  小莉的下身全是精液,于是我们又给她进行了一次清洁。清洁时,我发现她的乳头因为连续被吮吸了几个小时,一直充血挺着,好像比以前更长了。另外,发现由于阴唇和阴道口都红肿起来了,就算是把她双腿呈大字型分开,但由于阴道口是闭合的,所以内部的精液不会流出来,于是大家给她的外阴和全身又做了清洁。


  擦拭好后,大家给小莉穿上衣服。如何穿的?当然是胸罩、内裤、衬衣和牛仔裤,按顺序一件一件地穿好。为何这幺穿?博雅已经告诉我原因了。你问睡衣呢?当然扔掉了。


  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我们也很疲惫,于是他们就走了,我搂着小莉就睡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醒来时,一看手机,已经10点多了。由于比较累,我又躺了半个多小时后便翻身搂着她,感觉她也动了,我说:「老婆,起床了。」她迷迷糊糊地回了句:「嗯。」过了三五分钟,突然她「啊」了一声,猛地坐起来,惊恐的眼睛低头看看自己全身,发现穿着衣服呢,且是躺在我的床上。我想起博雅说的话:第二天早上她醒后,她是浑身上下依然没有半点力气,只想继续躺着,但胯下有一种可怕的疼痛感,乳房也会传来阵阵疼痛,估计感到有这种可怕的感觉后,会「啊……」的惊叫一声,猛然坐起,竟然发现衣服依然好好地穿在自己的身上,但乳房娇嫩的肌肤和乳头每一次摩擦都令她更加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胸部被侵犯了,更糟糕的是下身阴道口及阴道深处是火辣辣地刺痛!


  小莉问我昨天晚上碰她没有,我说:「没有啊!没见你的衣服还没脱吗?」我说我也喝多了,一回来就直接睡了。


  她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吊滞,愣了有足足五分钟,我问她:「怎幺了?」她摇了摇头。我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赶紧说:「没有啊!」因为她很在意自己的处女之身,并为把处女献给我而自豪。我平时给她说的也是,我喜欢自爱的女孩,如果是非处,我肯定不娶。


  我问她:「昨晚你干嘛去了?」她想了想,很奇怪的表情,说记不起来了,印象是和同学KTV后準备走了,要喝水,就没印象了,并说自己真的喝多了。


  我对她说:「你让我给你去找水,但是我找完水后回到KTV的包间,没有找到你,于是我一个一个地找,在一个多小时后才找到你,你正在那个房间里的沙发上睡觉。」她吓得赶紧问我:「啊?我忘了,可能是睡着了吧?」我说:「那是个空房间,不过原来好像有人,但人已经走了,因为屋里的东西是乱的,还有喝过的酒瓶和烟头等。你去那屋睡觉干嘛啊?」又说:「我见你还是醉醉的,于是扶着你打车回来了。你认识他们吗?」小莉说:「我没印象啊!可能是我进去时,屋就是空的吧,所以我喝醉了,于是就躺沙发上睡了。」小莉又问我:「当时我的衣服呢?是穿得好好的吗?」我立刻反问她:「怎幺,你被侵犯了?」小莉吓得赶紧说:「没有啊!我只是问问,怕我睡时衣服乱了。」我说:「就是,你的衣服有点乱,衬衣本来是在牛仔裤里掖着的,后来衬衣下摆全出来了,不过衣服看起来是正常的啊!」小莉在床上坐了有将近半个小时,我知道,因为坐着,阴道内部的精液肯定会往下流,她肯定知道自己被侵犯了,但是我猜她不敢告诉我,怕我嫌弃她。


  然后她下床,腿下了床刚一站,立刻「哎呦」一声,腿软得站不住,我立刻起来扶着她,问她怎幺了?她说:「大腿根好痛,站不起来了。」于是我扶着她到了厕所。


  小莉在厕所过了一会,我竟然听见「哗哗」的水声,我问她,她说要洗洗,我问她为何早上洗,她说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洗,所以今早洗了。


  这一天,我们没有出过宾馆,她走路都不行,不会走路,一走就腿软,虽然她没好意思告诉我,但是我知道是被轮得太多了。原计划今天回新乡,因为第二天是星期一,但是她的腿确实走不了路(我知道其实是一走路,阴唇会有磨擦,她会痛),于是只好请假。週一时是我开车,载着她回的新乡。


  连续一周左右吧,小莉也不让我碰她,我一碰她的乳头,她就痛得口中发出「嘶嘶」的声音,说可能这几天正长乳房吧,好痛,不能碰。一碰她的下身,她也是说可能是在发育,反正不能碰。


  这是2012年4月份时一次成功的凌辱,这一次,她共被轮姦了39次,五个小时左右(先是博雅,再是三十个人在舞迪厕所轮,最后是我和博雅及他的六个同好内射)。


  【完】